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 梦想 和平 — 艾之寧耶

有两种事物总是时时翻新充满心灵: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食物链  

2008-05-05 10:03:01|  分类: 新格律诗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字路边人流如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揣着合同早餐要吃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的广告让小老板掏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嚼肯德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变化 电话使人生厌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楼群挤出一片空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文包夹着午餐吞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来和白领的青春赛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咬比萨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结婚  房价让人烦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商业街有车站地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盯住家长扮鬼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会圆香喷喷的玩皮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去麦当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吃薯条  能换到塑料人

 

    注:闻先生的诗还能勾起我小时候的些许美好回忆。现在城市里除了能听到收破烂的叫声,很少能听到其他的叫卖声了。也许小商小贩是处在都市商圈的最底层,全球超级连锁经营的大鳄在促进繁荣的同时,也在逐步吞噬文化的多样性,挤压着本土化和民族性的生存空间。使美变得日益单调、刻板!城市的管理者们应更多从人文的理念来思考问题,否则消失的就追不回来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叫卖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朦胧的曲巷群鸦唤不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东方天上只是一块黄来一块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这是谁催少妇上梳妆?──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白兰花!白兰花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声声落入玻璃窗。

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桐阴摊在八尺的高墙底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知了”停了,一阵饭香飘到书房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忽把孩儿的午梦惊破了──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薄荷糖!薄荷糖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小锣儿在墙角敲。  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市声象沸水在铜壶里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半壁无丝是竹帘筛进的淡斜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这是谁遮断先生的读书声?──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老莲蓬!老莲蓬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满担清香挑进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昏要拥注全城去安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纷飞的蝙蝠仿佛是风催落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这时谁将神秘载满老人心?──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你听啦!你听啦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算命瞎子拉胡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

    《叫卖歌》一诗,1925年9月19日发表于北京《晨报副刊》第四八期,未收入闻一多先生诗歌专集。这首诗可以算是具有建筑之美的格律诗,但它的格律不满于那种切得整整齐齐的“豆腐干”式,所以可免刻板单调之讥。
    闻一多先生在推行新诗运动时,屡言中国文学缺乏想象力,所以他力求意象的创新,也十分着意铸句炼字。《叫卖歌》这首诗,从意象的新颖程度而言,可以见出诗人下了相当经营的功夫:四节诗分别表现了清晨、中午、下午和黄昏四个境界。代表人物分别为少妇、孩子、读书人和算命瞎子,而白兰花的芬香,薄荷糖的清甜,老莲蓬的甘美和胡琴声的神秘幽凄,又分别安排于四个不同的时间里面。意象的新颖组合,是诗人刻意追求的目标。清晨,“群鸦”哇哇的喧嚣声,却也“唤不醒”那“朦胧的曲巷”,此时“东方的天上只是一块黄来一块青”。鲜明的色彩对比构置成一幅画面,但诗人给我们提供了一组意象境界,“这是谁催少妇上梳妆?──‘白兰花!白兰花!’声声落入玻璃窗”。视觉、听觉上的刺激使读者感受到晨起早妆的景象。“八尺的高墙底”是“摊”着梧桐树在阳光照射下的余荫,没有声音(听觉),“‘知了’停了”,然而一阵饭香飘到书房里。第一节里的听觉映象转让于味觉的刺激。忽把孩儿的午梦惊破了──‘薄荷糖!薄荷糖’!小锣儿在墙角敲”。薄荷糖的叫卖声,小锣儿的敲声随着饭香一起“飘”进书房。味觉、听觉迭荡在一起,本来就好奇贪玩爱吃的小孩,怎么还能酣睡。静的场景立刻置换成动景。“市声象沸水在铜壶里响,半壁无丝是竹帘筛进的淡斜阳”。夕阳斜照、市声鼎沸、热闹非凡,读书人再也无法静下心来。随着声声“‘老莲蓬!老莲蓬!’满担清香挑进门。”清香是“挑”进来的,读者的脑海中同时也会展现读书人放下书本,奔将出去的画面。视角的不停变幻,抒情主体的情绪中溶入了更多诗人的参与,从而也激活了读者的想像力。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!”所以“黄昏要拥注全城去安歇,”翩翩飞舞的蝙蝠,就似风中吹落的秋叶,一幅肃杀凄凉的景象,却正映照了“老人心”──“你听啦!你听啦!算命瞎子拉胡琴。”困惑、迷惘和无可奈何的心情似“风催落叶”,更似那凄恻的胡琴声。
    意象的崭新组合,使全诗融视觉、听觉、嗅觉于一处,既赋有绘画美,又具有音乐美,同时,全诗四节,每节五行,虽然其意描在清晨、中午、下午和黄昏,但也可以少妇、孩子、读书人、老人暗喻人生几大阶段。以叫卖声和胡琴声将人生自“有”到“无”的趋势展示出来。此诗可以说是闻一多先生所倡导的“三美”之典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