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 梦想 和平 — 艾之寧耶

有两种事物总是时时翻新充满心灵: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意阐微之归类篇一  

2013-02-14 15:30:27|  分类: 诗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思与诗

诗意阐微之归类篇 - 艾之宁耶 - 自由   梦想   和平 —  艾之寧耶

 

 

古今中外许多人,孜孜以求,试图解开诗歌之迷。以下的观点与认识,正是融合了古今中外许多人的见解与认知,因为形成的时间较长,以至于有些个观点,我已说不清出处。对此,我只能表达对前人的尊敬。在人类的精神领域内,思考是一切创造的起始,而在思考指引下,我们的行动,才具有着非凡的意义。但凡思考,皆离不开三个系统,即:象(对象)、识(我之意识)、见(新的认知)。如人类对铁的认知,早先对铁的硬度及柔韧性(象)有了初识,之后要用于工具与武器(识),于是铁制农具与兵器得以产生(见)。再后来要克服铁生锈(象),使之长久使用(识),于是不锈钢应运而生(见)。再后来,不一一列举了,人类的发明创造,大概如此。

那么,诗歌呢?当然属于人类精神领域内的活动,也是一种思考,但凡诗的思考,皆离不开三个系统,即意(主观性)、象(客观性)、言(新的组合)。我在《诗的真象》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:作为现实的精神和精神的现实之间特有的语言架构,诗歌的“真”既有其现实性又有其虚幻性。这一段话,前半段就是我对诗歌的定义,也就是说诗歌的创作就是沟通意、象系统,生成言之新系统的过程。后半段,是说人类社会有趣的文化现象,叠加与互渗。还拿铁打比方,在前人不断积累的基础上,现今我们已应用到了分子层级(纳米级),这就是叠加效应。不过,可别笑话古人的铁(有许多杂质及其他元素),虽说那只是起始认识,但并不代表低级,相反我们现在的合金钢,难道不是受其启发与影响吗?再进一步,宇宙之所以伟大,不仅在其多而且在其杂。从落地的陨铁中,我们也可管中窥豹了。人的认识就是这样的循环往复与相互联系的过程,这就好比互渗效应。

顺便说一点感想,我觉着外国人研究发掘人的底层意识,研究儿童心理成长、原始部落文化,与郭沫若研究甲骨文,闻一多研究古代神话的初衷,可能是一样的,就是想看看人类文明的起始互渗与发展叠加,以及对当今文明与未来文明的影响。回到诗歌系统中来,意(主观性)、象(客观性)、言(新的组合)的叠加与互渗,是一个美妙与神奇的变化。试以一首诗、一阙词为例:(登高.杜甫)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 上两联乃在象之系统起舞,下二联是于意之系统漫步。而言何在? (渔家傲.范仲淹)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。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 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。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上半阙乃在象之系统优游,下半阙是于意之系统徘徊。而言安在?

言有尽而意无穷!此意为何?这就是我以前说过的诗的三个性,即:心性、个性、灵性。我说过三个性密不可分,相互关联,怎么讲?其实在每一个意、象、言的系统中,都有这三个性。风急天高猿啸哀(象)——百年多病独登台(意),心情沉郁,百病缠身;万里悲秋常作客(意)——不尽长江滚滚来(象),人生短暂,世事更替。塞下秋来风景异(象)——浊酒一杯家万里(意),人是物非,酒近家远;衡阳雁去无留意(象)——将军白发征夫泪(意),思乡心切,落叶归根。前者所举,在意、象系统中,其心性何其相似乃尔!其中个性就是寻找与贯通二者的相似性,使其自成一体。而灵性就是其中奇妙的组合。古人讲,诗有象外之象,意外之意,言外之言。象外之象见其心性,“风急—天高—猿啸哀”一个“哀”字,而在象外有心。意外之意显其个性,“万里悲秋—常作—客”一个“客”字,既联系诗人的处境,也关联了诗人的感悟。言外之言彰其灵性,“塞下秋来风景异(象)——浊酒一杯家万里(意)”,前面的异地,后面的家乡,“衡阳雁去无留意(象)——将军白发征夫泪(意)”,难道不是游子思乡盼归之心绪的绝妙契合吗?所以,这两首诗词,读其前而关其后,读其后而悟其前,在意与象中,其言必言其象,必言其意,而寄喻言外,此为言也!

摘吾师王国维先生的《人间词话》,来说明言(新的组合)的系统中,所追求的乃是“境界”。 三、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。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”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”有我之境也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“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。”无我之境也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。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

五、自然中之物,互相限制。然其写之于文学及美术中也,必遗其关系,限制之处。故虽写实家,亦理想家也。又虽如何虚构之境,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,而其构造,亦必从自然之法则。故虽理想家,亦写实家也。

六、境非独谓景物也。喜怒哀乐,亦人心中之一境界。故能写真景物,真感情者,谓之有境界。否则谓之无境界。

四二、古今词人格调之高,无如白石。惜不于意境上用力,故觉无言外之味,弦外之响。终不能与于第一流之作者也。

第三篇的有我就是在“意”的系统而论之,无我就是在“象”的系统而比之。第五篇中从所说的限制中,也可以反推出我所说的关联,从中体会出诗及诗人的个性作用。第六篇中既说出了心性三个系统皆在的道理,也说出了“言”的系统所追求的乃是高尚之境界!第四二篇与上篇同。之后所引几篇的观点,我稍有不同,待后详述。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六十、诗人对宇宙人生,须入乎其内,又须出乎其外。入乎其内,故能写之。出乎其外,故能观之。入乎其内,故有生气。出乎其外,故有高致。美成能入而不出。白石以降,于此二事皆未梦见。

六一、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,故能以奴仆命风月。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,故能与花鸟共忧乐。

十三、言气质,言神韵,不如言境界。有境界,本也。气质、神韵,末也。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。

九、严沧浪《诗话》谓∶“盛唐诸人,唯在兴趣。羚羊 角,无迹可求。故其妙处,透彻玲珑,不可凑泊。如空中之音、相中之色、水中之月、镜中之象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”余谓∶北宋以前之词,亦复如是。然沧浪所谓兴趣,阮亭所谓神韵,犹不过道其面目,不若鄙人拈出“境界”二字,为探其本也。

“我思故我在”,愿我思之诗之,能成为你的期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